網站首頁 > 醫院文化 > 職工之家

橋與渡

12月21的射手座的幸运数字 www.ovrvz.icu 作者:本站 閱讀:4442次 發布時間:2014-04-16

張安華
——《路漫漫,天蒼蒼》之一
橋與渡

 

 

    巍峨的大橋橫臥江上,終日車水馬龍熙熙攘攘絡繹不絕。它腳下的渡口卻冷冷清清鮮有喧囂,其堅守的意義顯示著某種頑強與固執。有時,新事物的產生是對舊事物的豐富和發展,更多的則意味著宣布舊事物的滅亡。渡口卻沒有滅亡的跡象,大橋與渡口相視無語,相向而立又和平相處。這是人們刻意安排還是無意選擇?但能夠對立統一地存在著,總有一定的道理。它們對立于展現的形式,統一于鏈接的道路,承載的內容相同,抵達的目標一致。獨立特行是不可能的。也許它們始終在交流溝通并達成過某種默契與共識;也許歷史需要這種矛盾的安排和合理的解讀;也許自然法則無須任何多余的說明,一切順其自然自生自滅。相信它們一直在博弈中堅持對話,在兼容中保持克制。那是父子間的嚴肅交談,還是情人間的呢喃絮語?是就心中疑惑在破解,還是于無聲處互相訴求?是對沉重壓力的共同反抗,還是彼此間相互勸導協助予以自我釋放?

  沒有答案,也無需答案。歷史本身沒有答案,它只保持連續與對接,否則便殘缺破損斷裂了。正如筑路架橋建渡口,不能零碎,必須貫通相連才有作用才有作為才有意義。

  站在大橋邊的渡口,似乎站在了歷史的交匯點與銜接點上。存在決定意識。人們的意識里就是既接受大橋也接受渡口。它們的同時存在反映出人們難以解開的千千結,難以擺脫的不了情??杉?,舊的東西幾乎都代表某種美好,值得人們懷想與珍惜。珍藏文物、收集古玩,皆可作為例證。誰能說懷舊不是一種尊重,矛盾不是一種合理呢?不斷創新創立,打破舊世界,建設新世界,舊的成為歷史成為回想成為記憶,新的則變作寵兒變作時髦變作潮流,再次喚醒人們對更新事物的向往與追逐,以致無窮。人類就是在喜新厭舊中存在、進步前行的。喜新厭舊乃人類本性,其好的一面,是從農業文明走向工業文明的動力,是跨入信息文明的階梯,是所有進步的前提。無論路橋還是渡口,均屬人們打通世界的一個實體,促進交往的一條途徑,實現理想的一次作為。形態變了,要義未變;具象變了,宗旨未變。指向一致,方向一致。本質上沒有差異。

  眼前,這橋這渡口的功能是共同的,方向也是一致的。南北相銜綿延數里,供人行走供車暢通供貨抵達。乘車也好擺渡也罷,人必需流動,物必需流動,一切都必需流動。靜止呈相對形態,運動則是絕對的。因此,世界才會活躍起來,生活才會豐富起來,日子才會精彩起來。路橋渡口的作用有限,人們的需求無限更新無限,這種現象也是絕對的。因而,此刻的過時,一段時間后又會變得時尚;此地淘汰,彼地才剛剛流行;此物的無用,改頭換面以后沒準又派上了新的用場。事物就是如此奇妙不可思議耐人尋味。

  鋪設一座現代化大橋,卻保留這么一個老式的渡口,能相輔相成發揮互補還是其它什么,恐怕一時難以得出一個滿意的結論———得出也純屬多余。保留意味著能夠聯想,意味著難以割舍,意味著眷戀不已。由木船而鐵船而石橋而鋼橋,船橋的演繹如影隨形此起彼伏薪火相傳,促進了發現促進了發展促進了發達,卻一樣沒被淘汰。騎白馬與開寶馬各有各的瀟灑,各有各的不同感受,各有各的優劣,任何褒貶均無意義。存在說明一切,存在就是合理,存在高高在上。就人類而言,一切需求都有滿足的道理存在的理由。無視存在,等于無視哲學無視真理,終究可悲。

  橋上的車輛,馬達轟鳴來來往往熱鬧非凡,多呈現代繁華摩登氣勢;渡口搭乘者,稀疏零落三三兩兩門可羅雀,卻易找到小橋流水人家的感覺。船是渡口的精靈;橋是路的風景;過橋擺渡,各取所需。有人搶的是時間,有人要省金錢;有人覺得過橋順當,有人感到坐船悠然;有人無所謂車船,有人則刻意追求舒適。不可否認,橋的造型橋的氣勢恢弘,渡船絕對無可比擬地相形見絀,一如寶馬與駿馬,無論是提升速度降低風險還是保障安全受益程度,都有著量的變化質的飛躍。這是現代與過去、先進與落后、新型與舊式的區別。但理念有異,方式多種,人們對此做出的取舍自然各不相同,而與是否先進是否合理是否簡約無關。

  橋和渡船都與水緊密相連休戚相關。這是不爭的事實。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兩面性。動植物都離不開水,水可以滋潤你也可以吞噬你,并非那么可以恣意霸道隨心所欲為所欲為。水集柔順暴戾于一身,靜如淑女,怒似猛獸,載舟覆舟,賦喜添愁,讓人不敢輕易糟蹋暴殄天物揮霍無度。造物主有理由用水將兩地隔開,人們也有智慧將兩地再銜接起來,你不依我不饒相生相克生生不息。俗語里有句話,寧可隔山,不愿隔水。說明那時節的遠水比高山更難逾越;說明遠水猶如天塹橫亙在人們的面前不可一世;說明誰擁有最好的橋梁和船舶,誰就有了值得炫耀和稱霸世界的資本,當年的西班牙、葡萄牙、大不列顛無不如此,利炮裝在堅船上,煞是威風凜凜。然而,橫行霸道,以強凌弱,豈會長久?在別國的領土上,升旗感覺雖挺好,降旗臉上肯定掛不住,鳩占鵲巢,勝榮敗衰,概莫能外。對于這一點,大凡殖民者均始料不及且又難逃厄運;由此推論水的作用水的力量水的優劣,不言而喻余音繞梁給人啟示。

  前段時間有報道說,我國有企業將承建一艘“泰坦尼克”號豪華郵輪。不管是仿制還是改進抑或呈現出什么其他級別的版本,無非表明此類產品仍有市場,依舊有利可圖。坐落在長江黃金水道上的這個小城,開通豪華郵輪載客是早晚的事。因為,在謀利的同時,能夠擔負起某種昭示某些懷想,以此喚起人們對美好事物的記憶,何樂而不為?記憶著的人們一定會更加珍惜并尊重大自然賦予的稟性和恩威,進而向往之追求之善待之,使生活情趣越發變得美好起來。除非荒唐者才拒絕美好。而美好還在乎熱鬧冷清新舊與否么?

  那橋只展現小城的一種進化,那渡口卻見證著小城的一段變遷,并且還在繼續見證著。無須注釋,無須講解,無須饒舌,一切盡在渡口的不言中,讓你無法回避無法拒絕。

  保留著吧,渡口大橋同樣美好!

 

 

 

//aqdzb.aqnews.com.cn/aqrb/html/2014-04/15/content_320810.htm